当前位置:首页浦商学院政经观点
大气的邓小平朱熔基与中国股市
游览:1797      时间:2014-08-28      来源:

大气的邓小平朱镕基与中国股市

——兼谈近日股市

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三教授

(一)   大气的毛泽东关注邓小平

毛泽东是大气的,他把林彪的四野从长春撤回来后,咬紧牙关盯住打战略重镇锦州,锦州31小时解放;长春起义,沈阳不攻而克,东三省一月后全部解放。并且震撼了华北和全国。蒋介石也懂战略,曾力图夺回锦州,但大势已去唉。

毛泽东晚年错误不少,搞了一场“文化大革命”,伤了不少人,但他对邓小平始终牵挂着,文革前曾说过:小平文不下少奇,武不逊伯承。文革中又说邓小平“人才难得,水平很高”,从江西工厂一举调回北京任副总理,解放军总参谋长;在最后一次打倒他时还保留了他的党籍。

可见毛泽东爱之切切,又恨铁不成钢之矛盾心理。

(二)   大气的邓小平看中了朱镕基

邓小平是大气的,1989年5月31日邓谈到选人才时的标准时说:一是“眼界要非常宽阔,胸襟要非常宽阔”;二是“反腐败这个关必须过”;三是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动摇”;四是“考虑任何问题都要着眼于长远,大局”;五是“决不能形成小派,小圈子”;的六是“关键在领导核心”;(注,其实邓还有第七条,即“改革开放决不动摇,一百年不能变”;领导人必须是改革开放的积极拥护、支持、参与者。)江泽民,朱镕基就是在这七条标准下选出来的。

从1988年到1994年,邓小平带家人7次在上海过年。朱时任市委书记兼市长,常接待他。1990年1月20日,朱在大年初一给邓小平拜年,朱谈到深圳的改革如火如荼,上海却举步不前,朱认为上海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也搞深圳的经济特区;但鉴于江泽民是从上海出来的,不便多为上海说话,上海一直不敢向中央提这一想法。上海改革报告不理想,不敢报。邓鼓动朱:“不要怕,报嘛”。“我是赞成你们浦东开发的”。2月17日,邓回京后又说,“上海的浦东开发,你们要关心”

“上海是我们的王牌,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”。

“上海人聪明,素质好,开发浦东,利用上海来发展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的问题”。

朱向邓小平汇报,在浦东开发中要“金融先行”。邓说“金融很重要,是现代经济的核心。金融搞好了,一着棋活,全盘皆活。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”。

朱立即向全市传达邓讲话,并说:“何以解忧,唯有改革”(曹操诗)。赢得全场长时间鼓掌。

朱独立思考,敢于直言,有人喜有人怕。邓小平很识人地说:“朱镕基只能当第一把手,不能当第二把手。”“我不懂经济,但是我能听懂关于经济的话,朱镕基就懂经济。”

邓小平说:朱镕基“党性强,懂经济,思想开放,富于创新,任劳任怨”,“从地方到中央作了不少成绩,党和人民都见到的”。

在邓小平坚决明确的举荐下,朱先任国务院副总理,三个月后任央行行长,后任国务院总理。他在高通胀与“股市热”,“房地产热”,“开发区热”面前不搞全面紧缩,只部分从严管理,调控;对农业,交通,能源积极扶持,结果胜利实现软着陆,经济增长依然在9.5-10%一带前行。而全国大中城市房价十多年不涨。现在看来真是奇迹啊!泱泱十多亿人口大国之经济,朱镕基管得实在好,实际上他是中国历史上又一“明相”。

(三)   大气的朱镕基心系股市

中国股市最早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,北京先发了“天桥”股票,上海又发了“小飞乐”与“延中”;真正出现证券交易所是1990年。1988年8月17日下午,朱让我在市政府对20位领导讲了2小时课,我后1小时专讲股票,股份制,股市。朱不断提问,高度重视。1989年12月他在市委常委会上决定创办上海证交所,一下子批了四百电话(这在当时是大事);结果上海,深圳证交所先后挂牌,成立。

朱从一开始就高度关注、心系股市。据他身边的研究人员亲口说:朱的办公桌上有几个电脑,他常关注着上海、深圳与香港股市。亚洲金融危机时,华尔街股市大跌,朱及工作人员们深夜注视着,一直到股市上去,才回去休息。

他对股市涨得太快,太高要打压,他听吴敬琏的建议反对搞“泡沫经济”,一旦股市猛涨,他就大量发新股,“不停地增加供给。”但当股市跌得太低时,他又坚决出手援救。

1992年9月股市大跌到400点,我通过新华社上海分社发内参《动态清样》给政治局领导反映,说到股市大熊市的悲惨景象,朱十分重视,去英国访问前,亲自打电话给上交所,指示他们救市。(后来上海市委书记黄菊还讲到此事,“复旦的老师给中央写信反映股市问题,新华社朋友帮忙转上去了……。”)

股市后来V字形反转,达1500点。

1998年大洪水,股市跌到年线以下,我又写信给朱,朱批给时任证监会主席周正庆,下令救市。

1999年5月19日,在朱的亲自领导下,中国政府决定启动股市,拯救实体经济,股市不断上涨达2245点。

朱后来对股市日以重视,打压日少,救市日多,他在东北视察,发现双下岗职工也很多,同情地说:我们还有一个股市,整顿好了,是可以上市很多公司,解决很多人就业的。

他不是个刚愎自用的人,他从善如流。曾一度令国家股的十分之一,以新股同价上市兑现,以解决社保基金缺口问题,最早是贵州茅台与烽火通讯(贵州茅台仅30多元),但股市惊恐万分,大跌不止。朱果断地停止了此项改革,说:国家股,法人股问题让下一届政府的聪明人来解决吧。

他风趣地说:中国股市不是牛市,也不是熊市,是朱市;不是一头猪的猪,是我这个朱。可以说,中国股市这个浩瀚大海,朱是最早的创建人和呵护人。

(补充说一句,邓小平也非常重视股市,1992年南巡时说:“有人说股票是资本主义的。我们在上海、深圳试验了一下,结果证明是成功的。看来资本主义有些东西,社会主义制度也可以拿过来用,即使用错了也不要紧嘛!错了关闭就是,以后再开.哪有百分之百正确的事情。”邓讲话后,上海、深圳市政府立即增加大量新股发行上市。)

(可惜的是中国股市多年来一直是熊长牛短啊!——24年来,中国的实体经济是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好的经济,中国的股市却是世界上表现最差的股市…….)

[本周经济与股市:近期,中国经济学家的会议上,林毅夫说中国经济还可快速增长20年,受到了多数学者的冷遇,成了孤独的少数派。

对于中国股市,依然争议极大,看多的看多,说,可以上3000点,因为中国股市是资金市,实体经济不行了,房地产不能炒了,就回来炒股票!持这种观点的不乏专家高手。

但看空者冷笑,日本呢,1989年涨到了3.89万点,现在怎么也仅1.55万点。日本实体经济不好,货币再多,再宽松也无用啊!现在,成交量这么大,又都是大盘股,实体经济很困难,现在就是头部。

问:那45万亿居民存款呢?答:存银行,买理财产品啊!难道非要到股市里去亏一亏吗?以上供参考。]

《大气的邓小平先中了好的接班人

 

 


关闭
关闭